大发3D

深圳教育建筑如何突破 ▶ 热议前沿 ▎华·沙龙

2020-06-03 作者: 华阳国际编辑部

人口暴涨、土地稀缺、学位奇缺

直戳深圳民生建设痛点

教育建筑,作为改善民生重要一环
正身处变革浪潮
如何建造符合现代创新理念的新校园?
如何实现投入到品质的高效转化?
如何实现稀缺教学资源的复合共享?

……


6月2日,华阳国际特别策划华·沙龙之《设计圆桌:新时期的深圳教育建筑》,邀请一众设计大咖圆桌畅谈,就深圳模式下衍生的一些热点话题提供新见解。


对谈大咖

唐崇武/林毅/高青/王晓东/冯果川/杨旭/纪啸林



学术主持 唐志华

华阳国际设计集团总建筑师、集团副总裁
国家一级注册建筑师/高级建筑师




圆桌观点丨Live view

01

当高密度校园成为共性问题

设计如何动态回应?


"事实上,我们现在学校建设中遇到的很多问题都是高密度问题,包括来自规范的矛盾,我们今天讨论,不只是就方案谈方案,也是希望大家一起去呼吁,从更大的层面,去改变规范制约的普遍现状。"——唐志华引言


高青

教授级高工,国家一级注册建筑师

原深圳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院长及总建筑师


深圳土地资源难以为继,是城市发展到一定规模必然遇到的问题,因为我们的城市规划在设计之初是按照户籍人口而不是常住人口来配置资源,现在的资源需求扩大了多倍,高密度、土地紧缺、规范限制就必然是整个深圳做学校都会遇到的问题,我们可以在设计中做动态的回应。

整体来说我还是乐观的,政府对于一些规范条例已经一再松动,但是松动的边界究竟放在哪,是值得研讨的话题。深圳还是有能力、有条件去发动更多设计机构参与,先把新的地方规范推出来在深圳试行,去解决高密度暴露的问题,而不是每次设计都去解决新的问题。



林毅

广东省勘察设计大师
香港华艺设计顾问(深圳)有限公司副董事长兼总建筑师


高密度下的典型问题就是,田径场抬高还是下沉、抬高多少、教学楼层数垂直布置多少,突破规范的尺度如何把握,在于我们对现行规范的充分理解。比如在楼层限高的设定上,规范是依据学生课间往返操场的时间而定的;而田径场除了运动功能,还承载着大型集会、室外避难场地的功能,以及对安全的考量;还有就是操场抬高多少合适?有哪些功能空间放在操场下是合理的?这都需要进一步的探索。


冯果川

筑博设计股份有限公司高级副总裁,执行首席建筑师
“童筑文化”儿童教育创始人


我们一直在强调教育模式转型,但设计最后呈现出的都是对人际关系的漠视。教育建筑始终应该从学生角度出发,去营造学生的社区。

站在深圳的角度,高密度其实并非一定会导致社区感的丧失,就像新加坡建筑师黄文森说的,亚热带高密度城市设计其实被北美带偏了,以为所有的高层都是外表很光洁,但其实它是可以被打断的,每三五层有自己的空间,营造垂直方向的社区。


回到学校建筑,我们看到那么多方案,其实都还是鱼骨式的变形,鱼骨中间的脊柱完全没有差异性,一条中央大街通到头,学生在其中完全没有存在感,但是场所感的营造是可以有设计的,比如说可以把鱼骨的脊柱捏细,变成小尺度的组团式连接,学生们在其中的体验会好很多,我们不是反对共享,而是必须要考虑共享的尺度。



唐崇武

华阳国际设计集团董事长


华阳这些年发展很快,但我们始终没有忘记作为设计企业的责任,我们在全产业链不断尝试,希望行业能彼此赋能,真正将国外建筑师负责制在中国落地。


回到教育建筑上,城市化进程、人口大量流入所带来的问题无法规避,在高密度校园的探索下,深圳模式有可能成为全国的榜样,作为大型设计企业,我们的责任就更大了,与其简单地批判,不如发挥智慧去研究,如何把情怀赋予到建筑设计里去,也是责任所在




02

高中园模式是

深圳教育建设的破局点吗?

“深圳高中学位供给一直是社会高度关注的民生热点,高中园建设无疑是释放有限的土地资源,集中有限的资金,去建设更好的资源中心和共享空间的一种新模式。要达到这个目标,似乎必须要打破一个学校一个资源中心的固有模式,但同时又会带来哪些新的思考呢?”——唐志华引言


王晓东

现任深圳大学本原设计研究中心执行主任
深圳大学研究员


社会发展的需求在不断追求新的变化,这种矛盾触发了革新,我们每个时代必须回答每个时代的问题土地资源和公共资源的集约开发,呼唤了新的模式,比如高中园。


在社会切面上,我们的探讨,希望能作为一个鲜活的研究基础,给到决策部门,促使一些东西改变,比如,深圳的教育用地达到什么样的比例是不合理的,我们有充分的解决方案与之对应。天下没有不能做的事,但是凡事都有边际条件,在摸索边际条件的这一点来看,现在的“血泪”都是有意义的。



杨旭

深圳市建筑设计研究总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执行总建筑师,高级工程师,一级注册建筑师


高中园,容易引起反感,每个人都不想被安排,我们需要注意,在这个模式下,空间的多样化、个体的尊严,如何存在?都说要做共享空间,共享的尺度如何释放?

我们要把一些问题深入化研究,形式化的效率不是真正的效率,形式化的共享也不是真正的共享。建筑师或许可以更深入研究人与人的交往半径,去赋予学生更多人性关怀的场所,这样可能不是最有效率的,但是一个建筑毕竟要用50年以上,对于我们这样大的设计机构,建筑师的社会责任感一定是不同的,对基本的价值导向我们应该有自己的坚持。



纪啸林

肃木丁建筑事务所合伙人


新的模式推出来是很困难的,但还是要推出。我们经常能够在各类媒体上看到许多教育建筑,经常看到情怀的表达,和勇敢的探索。但在今天的方案分享中,看到了更完整且逻辑清晰的设计思考,不仅包括空间塑造、形体感受,还有对模式、规范和工程条件的通盘考量和深度整合。


Bilibili同步直播







设计实践丨Design practice



来自深圳模式下新的设计命题,华阳国际深耕15年,教育综合体的深入研究,迭代逻辑的产品思维,布局全产业链的优势,让我们不断实践,完成近30所教育建筑设计。




01

龙岗坪地高中园建设工程

Longgang Pingdi High school Complex

不同于三所单一寄宿制高中的集合,高中园更应成为多元、共享并兼具功能弹性的创新空间形态。设计师将校园功能分为城市级共享空间、园区级共享空间、校级共享空间及校内专属空间,从而使各高中既拥有相互独立的教学与生活空间,也可以实现教辅空间的弹性共享,确保资源高效利用。


总建筑面积:281,713㎡

班级数:162班

设计时间:2020年

建设单位:深圳市龙岗区建筑工务署

设计单位:华阳国际设计集团



02

龙华观澜中学改扩建工程
Longhua Guanlan Middle School


龙华观澜中学作为深圳三所百年老校之一,校园背山面水,文化底蕴丰厚,方案结合现有地形蜿蜒而上,提取“水之波澜”元素塑造建筑原型,造型灵动。同时,项目以EPC模式建设,依托全产业链,打通“设计-生产-建造”全流程,缩短周期,降低成本,让设计成为教学模式变革的助推器。


总建筑面积:132,825㎡(含保留建筑面积约21,000㎡)

班级数:60班

设计时间:2020年4月

建设单位:深圳市龙华区建筑工务署;深圳市龙华区政府投资工程项目前期工作管理中心

设计单位:华阳国际设计集团

施工总承包单位:深圳市市政工程总公司




03
新桥街道九年一贯制学校
Xinqiao Street Nine-Year Consistency School


项目被一条社区道路分成两块,设计师创造性打造共享跨街平台,将两个学校连为一体,确保教学公平;底层几乎完全架空,形成开阔连续的地面空间,即使高密度条件下也不失却对师生公共生活需求的尊重。


在运动场抬高已经成为深圳学校设计主流趋势的当下,我们充分发掘教学区地下空间价值,规划了6000平米的室内体育场馆,回应学校对充足、多样、户内的需求,也换取300米标准运动场不抬高,为校园预留更大的可持续拓展空间。


总建筑面积:107,391㎡

班级数:102班

设计时间:2019-2020

建设单位:深圳市宝安区教育局

设计单位:华阳国际设计集团




04
松岗车辆段配建学校

The Allocation School of Songgang Depot Project


作为华阳国际首个地铁车辆段上盖物业综合开发项目配建学校,设计师充分尊重车辆段工艺、挑战高密度用地,以资源中心为核心,串联起教学空间与辅助用房,打造出复合、高效的校园空间。田径场置于车辆段盖板之上,通过平台及踏步将学生引入场地,打造出一个可以安放学生一切学习憧憬的乐园。


总建筑面积:54,057.85㎡

班级数:72班

设计时间:2019年

建设单位:深圳市地铁集团

设计单位:华阳国际设计集团




同步展览

《华阳国际教育建筑作品展》

Education building Exhibition of CAPOL


展览地点

华阳国际深圳公司



欢迎观展



最新新闻